贵州快三中奖表 > 清朝歷史 > 清末新軍是如何被北洋系和革命黨瓜分完畢的
2018-06-14

贵州快三派彩电子走势图:清末新軍是如何被北洋系和革命黨瓜分完畢的

      慈禧駕崩時,袁世凱被載灃趕走了。載灃覺得自己這次很穩——慈禧死時,國內叫得上號的能人也都基本上死得差不多了——兩江總督劉坤一死于1902年;晚清中興四大名臣中僅存的張之洞老先生死于1909年。從理論上來講,把袁世凱攆回家之后朝廷里就再沒有什么人會對我大清構成威脅了。
      至于革命黨嘛,那都是癬疥之疾,無關痛癢。
      載灃的判斷正確么?
      對。
      也不對。
      袁世凱走后確實留下了巨大的權力真空,也確實沒有第二個漢族官員有他一樣的實力能成為朝廷的心腹大患,可問題是你們這些想奪權的滿族官員偏偏沒有能力把他留下的權力真空完全填補起來。這就很尷尬了。
      而在袁世凱這些年的經營下,北洋常備軍猶如鐵板一般,上下效忠,唯他馬首是瞻。其中1907年徐世昌出任東三省總督,更把北洋軍的勢力擴展到了東北一帶——而有一個人則在徐世昌出任東三省總督后替他誘殺了縱橫東北多年的義匪杜立三,立下奇功一樁,從而得到了徐世昌的重用。
      這個人姓張,名作霖,字雨亭,江湖人送綽號“快馬張”,乃是日后奉系軍閥之首領。不過眼下,他只不過是奉天前路巡防隊統領——巡防隊是朝廷在新軍之外為了維持地方治安而保留的舊式軍隊編制,大家可以粗糙的將巡防隊跟新軍之間的關系理解為武警跟解放軍之間的關系、又或者國民警衛隊與美國陸軍之間的關系。
      那么朝廷為什么要再新軍之外再搞個巡防隊出來呢?答案很簡單,新軍這玩意……實在是太費錢了!
      想當初練兵處成立之后,朝廷一看你這六鎮新軍很可以嘛——于是跟各省表示北洋新軍練兵卓有成效,咱們這改革已經有了明確方向,因此咱們要徹底撤裁舊軍,預期用三年到五年的時間里在全國搞他三十六個鎮的新軍出來,讓我大清陸軍面貌煥然一新!
      大家表示你這個計劃啊是真不錯,不過這練新軍的錢從哪出?
      朝廷表示北洋六鎮就快把我這身子掏空了,你們難道還指望讓朝廷掏錢給你們練新軍?
      清廷迭下嚴諭,命各省裁革陋規,剔除中飽,又命鐵良南下,搜括練兵費。并以煙酒捐及土膏加稅、銅元盈余等,全撥練兵之用。乃其結果:不過僅供北洋近箭六鎮之用——最近三十年中國軍事史(中國近代史料叢刊)
      于是最后扯皮的結果,是各省自籌經費建設新軍——而舊軍自然是要全面撤裁的,節省下來的經費就劃到新軍建設之中??梢環矯婷橙懷肪菀滓鶘緇岫?,另一方面練兵總歸需要時間,所以就搞出了一個巡防隊,以便保留一部分舊軍精銳,應付突發事件。
      不過這個計劃最關鍵的地方,還在于“自籌經費”四個字上。
      這意味著朝廷輕松的把負擔甩到了地方身上,然而也意味著朝廷對這些軍隊的控制權極其有限。因此這個規模龐大的三十六鎮新軍編練計劃最終成為了一紙空文,到宣統二年時,全國練成了多少新軍呢?
      除北洋六鎮外,江蘇、湖北、云南、吉林跟遼寧各練成一鎮左右,其他的省份……連一鎮都沒練出來,總計不到六萬人。
      而北洋六鎮此時有多少兵力呢?
      七萬四千五百人。
      不過各地練成的這些新軍與北洋六鎮最大的不同就在于,他們并沒有受到跟北洋軍一樣的嚴密思想控制,因此這些新軍中的進步思想異?;鈐?。而南方新軍中的知識分子比例又遠高于其他地方,幾乎到了讓人瞠目結舌的地步——湖北新軍在黃陂招兵96人,其中竟然就有二十個廩生,二十四個秀才!
      一群文化人非要來當兵,圖的什么?
      圖的就是救亡自強!
      于是各種新思潮不可阻擋的在這些新軍里鼓蕩了起來,而苦于經費不足沒有槍桿子的革命黨人則與這些新軍一拍即合,開始了大規模的滲透。
      暗流洶涌。
      然而朝廷依然覺得自己很穩:有威脅的漢族大員已經不復存在了,北洋六鎮還聽我號令——至于革命黨,呵呵。
      他們還是先想想下頓的飯錢在哪吧。
      1910年5月12日,布思致函孫中山,曰望囑部署加強組織,勿急于行動,以俟實際成熟,因每一次失敗在美國報紙刊登,令人失望,影響借款計劃——中國民國史·大事記
      “如B先生(即布司)在紐約的計劃落空,則請你通過另外途徑籌取50萬元金元,僅作廣州計劃之用……若無法籌到50萬元,則請盡力籌募,無論如何請即匯來5萬元”
      “九月十八日來函及書刊均于數日前收到。不久又收到B先生來函,謂財團將于十月初開會。但十月已過,至今尚未見確實消息,故我對他已不存過多希望。望你能獨立盡快為我黨籌集資金……盼能盡快得到你的佳音。”
      “近日我收到大量來函,催促我盡快東返并從速發動起義。當前未辦之唯一急務仍在設法為起義籌集必要的資金……”——孫中山致荷馬·李的若干封信
      然而朝廷并沒有意識到,這些革命黨人所仰仗的力量并非是人馬刀槍,而是思想。這些思想就像是一種病毒,迅速的在國內蔓延開來,每一天都有更多的人感染這種病毒,而感染人群最密集的地方,就是新軍。
       于是在這種很穩的心態下,朝廷不緊不慢的推進著自己的立憲計劃,在各種不疼不癢的地方昭示著自己的改革決心——今天宣布以后大臣們上疏都不用自稱奴才啦,一律稱臣即可;明天宣布咱們改革繼續深化,各省可以成立個諮議局討論改革事項;后天又宣布咱們大清機構改革邁出重要一步,軍機處被撤裁并成立內閣,至于為什么內閣成員大多是皇族這種事嘛……嘿嘿!
      終于,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義爆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