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江戶時代 > 蘭學與經學在日本江戶時代的發展
2018-03-07

贵州快三派彩电子走势图:蘭學與經學在日本江戶時代的發展

蘭學的發展及其歷史局限性

 
      蘭學是西方資產階級的近代科學,它對日本生產力的發展和反封建思想的產生都起過重大作用。約在18世紀中葉,日本、朝鮮的知識界,包括一部分通事(譯員),在長崎出島同荷蘭商人接觸,吸收近代西方科學知識。將軍吉宗出于財政需要,獎勵實學,開洋書(特別是漢譯的)之禁,派入學習荷語及自然科學。結果,幕府醫官野呂元丈(公元1693年—公元1761年)寫成《荷蘭本草和解》12卷(公元1750年);日本實驗醫學先驅者山脅東洋(公元1705年—公元1762年)通過人體解剖,糾正舊說,寫出《臟志》一書(公元1754年)。當他發現解剖結果同荷蘭解剖學書一致時,指出“履實者萬里同符”,論證實踐經驗的必要。幕府儒官青木昆陽(公元1698年—公元1769年)研究荷語,出版了《荷蘭文字略考》。公元1774年青木的弟子西醫前野良澤(公元1723年—公元1803年)和杉田玄白(公元1734年—公元1817年)又據解剖尸體的經驗,譯出荷譯德國《解體(解剖)新書》附圖譜共5卷,引起日本科學史上一大革新。在地理學方面,早在1708年幕臣學者新井白石著《西洋紀聞》,后又寫《采覽異言》,此兩書在否定西方道德、宗教價值的同時,承認其物質文明的優越性,影響以后日本人的西洋觀很深。西川如見(公元1648年—公元1724年)著《華夷通商考》。公元1812年,伊能忠敬(公元1745年—公元1818年)用測量器費時20年測繪的《大日本沿海輿地全圖》,幾接近今日科學水平。藥學者兼俗文學家平賀源內(公元1728年—公元1779年)游長崎后,努力鉆研科學,實驗種植甘蔗、藥草、制糖,發現石棉,還研究荷蘭的制陶術。平賀以其唯物主義的態度,嘲罵徒事空談、盲目祟華的“腐儒”。在天文學方面,長崎的譯員本木榮之進(本木良永,公元1735年—公元1794年)寫了《天地二球用法》(公元1774年),介紹了哥白尼的地動說。公元1811年,幕府據天文學者高橋景保(見下)的建議,在江戶設立洋書翻譯局,使荷語學者仙臺藩臣大(木規)玄澤(公元1757年—公元1827年)等譯出法人諾埃爾。肖梅爾著《日用百科辭書》(荷譯本)。這是明治前最大的翻譯事業。公元1823年,荷商館醫官德國科學家西博爾德(P.F.von Soebold,1796—1866)到長崎市外設診所兼學塾,教授天文、地理、歷法、醫學、培養出高野長英(公元1804年—公元1850年)、小關三英等多數洋學者。公元1838年,備中藩士蘭醫緒方洪庵(公元1810年—公元1863年)游學長崎,回到大坂行醫,還開設“適適齋”學塾。診療之余,從事教育、著述。幕末和明治初期許多志士,如大村益次郎、橋本左內、福澤渝吉等都出于他的門下。 
蘭學
圖 蘭學書影
      洋學具有的科學精神,特別是民間洋學者對幕政和朱子學的批判,當然引起封建統治者的嫉視。從松平定信“寬政異學之禁”,也對準洋學一事,已足說明。公元1828年發生了西博爾德事件。與此事件有關的蘭學者、天文地理學家高橋景保(公元1785年—公元1829年)在所著《英國人性情志》序中客觀地介紹了英國的資產階級民主政治。他說:“(英國)自中古改革以來,政刑法典皆由舉國付議成立,王亦不能違背。蓋政法乃國家之政法,非王之政法,雖極權貴之威,亦不足以徹其下。反以聽從人民得益,以下民挫權貴之威為高尚,雖有君臣上下之別,其實則若無。”這在當時是不可多得的見解,但公元1828年因與西博爾德交換地圖而被幕府問罪,死于獄中。從此日本更加強了洋學之禁。
      西博爾德的弟子高野長英(公元1793年—公元1841年)在江戶同三河田原的家老渡邊華山(公元1793年—公元1841年)組織“尚齒會”研究洋學。公元1837年發生摩理遜號事件,他們聞訊后,認為當時情況下不應攘夷。長英著《夢物語》,華山著《慎機論》,主張開國。公元1839年被幕府投獄,兩人先后自殺,史稱“蠻社(洋學黨)之獄”。由于這種情形,洋學對于鎖國下的日本,雖擴展了人民的視野,推進日本科學技術的進步,并由此逐步打破了封建神秘的世界觀,但由于當時日本資本主義萌芽還很幼弱,蘭學的傳播限于科技方面,又只在少數知識分子中流傳,因此隨著幕府思想統制的加強和攘夷思想的影響,使洋學不能得到發展,特別是近代西方資產階級的啟蒙思想和革命學說更難以傳入日本。除了安藤昌益、高橋景保等極少數突出的思想家受過蘭學進步思想的影響外,廣大知識界中只能象佐久間象山(公元1811年—公元1864年)倡說“東洋道德,西洋藝術”那樣,與當時中國洋務派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思想大體相同,都不能越出后進國家改良主義的限界。
 

經世學家與富國強兵思想

 
      德川后期,隨著商品經濟發達和蘭學的影響,從儒學中分化出一部分注意社會經濟,企圖打開封建?;難д?。早在我國清代后其經世學家魏源(公元1794年—公元1856年)出生百余年前,日本就出現了熊澤番山(公元1619年—公元1691年)、太宰春臺(公元1680年—公元1747年)那樣一些鉆研經濟問提,提出具體政策的所謂經世論者。當時“經濟”還只是“經世濟民”一詞的略語,具有今日政治學和經濟學的綜合意義,儒家從來主張重農抑商,熊澤則認為“放行仁政于天下,不富有則徒善耳”。(《大學或問》)太宰更主張商品貨幣流通,開墾土地,獎勵土特產的生產,積極興利,堅持“以富因為本,國富兵亦易強”的重商主義思想。
      越后浪人出身的經世論者本多利明(公元1744年—公元1821年)在蘭學影響下,著《經世秘策》、《西域物語》。他主張日本應在統一君主下,發展生產,進行對外貿易,開發諸島(北海道、庫頁島等),侵占堪察加,建設一個理想的“大日本”國。設郡縣制,不論身份,凡字眾望者就任為官吏。他斥責封建剝削政策,反對排外,贊美荷蘭等畝方國家,指出他們所以文明,是由于不是日本那樣的“武國”,沒有身分制和割據勢力,全國統一,平民議論政治,“對政務非常審慎”。他這種觀點很接近西方資產階級民主思想。他所主張的“大日本”國,就是要仿效荷蘭這樣的國家來建設。 
經學
圖 經學書影
      秋田的經世濟民思想家佐藤信淵(公元1769年—公元1851年),青年時代研究蘭學,歷游長崎、大坂,足跡幾遍全國。晚年大量著述,宣揚空想的社會改革學說:廢除諸侯武士割據及身份制,使日本成為統—君主國;土地物產國有,農工商業國營6人民分擔“草、樹、礦、匠、賈、傭、舟、漁”八種職業(“八民”),常備軍從“八民”征集;老幼無靠者國家撫養;有才能者免費受各級教育;國務由大學畢業生擔任。他認為“封建世祿之士”,身心萎靡;進行近代戰爭,個人武藝更失意義。農民則有勇有力,所以應采征兵制。他勸諸侯學西方軍事,研究農業技術,殖產興業。他還主張發動侵略世界的戰爭,“統一字內”,“萬國君長,皆為臣仆”。
      佐藤與本多兩人思想相通,都主張建立統一國家,向海外侵略,肯定商業資本,批判封建社會,但又不主張推翻它。這只是一種企圖修正封建制度的改良思想。 
      出身丹后宮津藩士家的海保青陵(公元1755年—公元1817年)也是經世學家。他游歷各地,對諸侯、盯人、富農講藩財政的商業化,武士的町人化,以及繁榮商業的術策。著有《萬屋談》、《升小談》、《稽古談》等書。他強調合理主義,說“人間沒有理(以)外之事”;重視商品經濟,說人生萬事都是商業交易,無論諸侯和武士,領主和農民的關系,都是一種買賣關系。諸侯武士,必須用商人興利之法使國家富裕,藩營專賣或家庭工業就是營利之法。要實行這一經濟政策,必須采取“簡法嚴刑”,加強諸侯的統治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