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拜占庭史 > 俄國哥薩克群體的誕生背景和發展脈絡
2019-12-31

贵州快三计划导师:俄國哥薩克群體的誕生背景和發展脈絡

      俄羅斯是亞歐大陸上非常重要的國家,它發端于東歐平原,最早源起于瓦希商路(瓦良格-希臘拜占庭商路)上的樞紐重鎮諾夫哥羅德。公元9世紀,受東斯拉夫貴族們的邀請,瓦良格人領袖留里克率領親兵隊管理諾夫哥羅德城邦,從此拉開了留里克王朝的序幕。
 
 
      從諾夫哥羅德開始,留里克的繼承者奧列格南下征服了基輔,并建立了基輔羅斯。后來,基輔羅斯陷入公國分裂時期,并在遭遇蒙古西征之后,被金帳汗國統治兩百余年。當金帳汗國日漸衰落之時,留里克后裔管轄下的莫斯科公國崛起,并最終擊敗蒙古韃靼人,率領羅斯眾公國獲得獨立地位。進入16世紀,莫斯科公國擴大版圖,并逐漸發展成為俄羅斯帝國。進入俄羅斯帝國階段之后,哥薩克人開始登上歷史的舞臺,他們的故事至少占據了俄國歷史的三分之一。那么哥薩克人究竟是什么樣的群體,他們的發展歷程與俄國的發展脈絡有著怎樣的聯系呢?
 
※ 農奴制度催生哥薩克集團 ※
 
      基輔羅斯時期,王公貴族采取的還是頗為原始的“索貢巡行”統治模式。所謂索貢巡行,是指每年秋末冬初由大公率領親兵隊到所屬居民部族中征收毛皮、蜂蜜、蜂蠟等貢物的行為,是一種粗糙的剝削形式。后來經過奧莉嘉女大公和弗拉基米爾一世的改革,索貢巡行逐漸被地租制度所取代,但依然有所殘存。后來蒙古西征,金帳汗國在斯拉夫人的土地上用八思哈制度(一套獨具特色的軍事政治一體的制度,兼具征收賦稅的職責)維持統治,這深刻影響了后來莫斯科大公國和俄羅斯帝國的君主制模式。“索貢巡行”、地租制和八思哈制度共同促成了俄國農奴制的誕生。
 
 
      隨著時間的推移,俄國逐漸形成以勞役制為主要剝削形式的莊園經濟,大量破產農民以佃戶的形式出租耕種地主土地,并與奴隸的界限逐漸模糊起來。到了1497年伊凡三世在位期間,俄國頒布《《伊凡三世法典》》(又稱《1497年法典》)明確規定了只有晚秋的尤里節前后各一個星期,農民才能回鄉與家人團聚,并能夠由一個地主轉到另一個地主那里。然而,農民在尤里節的流動性依舊讓貴族地主們頗為不滿,為了鞏固地主莊園經濟的勞動力穩定,1581年伊凡四世(即伊凡雷帝)下詔實行禁年,剝奪了農民在尤里節前后出走和回家團聚的權利。此后不久,沙皇在全俄實行了更為嚴格的土地和戶口登記,農民被更為牢固的束縛在土地上了。待到1649年《法律大權》(又稱《1649年法典》)頒布之后,封建地主們還擁有了在領地內設置法庭對自己農民進行判決、鞭笞、拷問和給他們戴上鐐銬、鎖鏈的權力,俄國農奴制正式形成。
 
 
      殘酷的農奴制促使大量渴望自由生活的農民出逃,于是包括今天俄羅斯和烏克蘭等地的大量莊園農民和城市貧民就被迫出走、四處藏身。當時俄國北方沿岸處于水運和陸路交通的樞紐地帶,經濟發達、沙皇專制統治較為穩固。相對而言,南方草原人煙稀少、遠離沙皇統治中心,逐漸成為這些逃亡人群的藏身之所,并逐漸形成數個集聚區。不過,此時的南俄草原依然殘存有突厥族群和蒙古韃靼人的零散勢力,加上后方還有沙俄軍隊的追殺,這些人群為求自保,逐漸就形成了崇尚騎馬、射獵的習俗傳統,并因此號稱自己為哥薩克。
 
※ 哥薩克集團的特征與來源 ※
 
      所謂“哥薩克”,一般被認為源于突厥語或土耳其語,意指“自由自在、不受拘束之人”,這與現存于中亞地區北部的哈薩克頗為類似。后者同樣源于突厥語,用以指代“在邊界駐守、自由自在的戰士”。正是源于擺脫農奴制桎梏、保衛自身自由的原因,哥薩克逐漸演化為一股平時為農、戰時為兵的軍屯型社會模式,并常常以雇傭軍的形式受雇于各方勢力,用以賺取財富。
 
 
      早期的哥薩克集團,馳騁于廣袤的東歐平原,在地廣人稀的環境中自由流動,這使得俄國很難清剿或制約他們。這些哥薩克往往臨河而居,并逐漸形成頓河哥薩克、庫班哥薩克、雅依克哥薩克、伏爾加河哥薩克、烏拉爾哥薩克、西伯利亞哥薩克、外貝加爾哥薩克和扎波羅熱哥薩克等眾多團體,且多位于沙俄四周邊緣。所以很多時候,沙皇也會采取安撫政策,借助哥薩克的力量來保衛邊疆、抵御外侮。前文提及,哥薩克本身是一群不愿被束縛于土地的逃亡人群組成的,他們不是民族,而是一群保持傳統的人群共同體。所以雖然在很長一段時間,它在俄國人口中的占比都很低,但卻不斷有各族群的新加入者補充血液,包括俄羅斯人、烏克蘭人、韃靼人、波蘭人以及土耳其人,幾乎涵蓋了全部東歐族群。
 
※ 階層分化與蓋特曼的出現 ※
 
      早期的哥薩克是以公社為單元而聚居的,因此其社會結構非常簡單,所有人一律平等,也沒有明顯的貧富差距。然而從17世紀起,哥薩克的流動性大為下降,其從事農業生產已經逐漸常規化,社會結構也開始呈現依托于土地分配的金字塔型權力體系。在經濟上,少數哥薩克逐漸積累了大量財富和土地,大多數哥薩克卻依然貧困,并以富裕哥薩克雇工的方式生存。久而久之就形成了一種統治機構,其中集團內部的最高統治者被尊為“蓋特曼”。
 
 
      蓋特曼是烏克蘭語和德語的發音,是“首腦”的意思。東歐平原上每一個哥薩克聚集區的蓋特曼,都同時身兼社群的精神領袖、軍事統帥和行政首腦的三重身份,這也顯示出哥薩克人獨特的生活方式和組織模式。即便進入貧富分化的權力統治階段,哥薩克這種軍事化部落的內部依舊講究嚴格的集體一致性,并對俄國本土和周邊盛行的農奴制和官僚體系表現出強烈的抵觸情緒。
 
※ 熱衷開拓邊疆與起義叛亂 ※
 
      在16世紀下半葉俄國翻越烏拉爾山脈向東擴張之前,哥薩克人的主要活動區域在烏拉爾山和烏克蘭地區,其中包括第聶伯河哥薩克、頓河哥薩克在內的許多主要哥薩克團體都盤踞在烏克蘭。作為多方勢力進行地緣爭奪的熱點地區,烏克蘭西面是強大的天主教國家波蘭、南面則緊鄰伊斯蘭教奧斯曼帝國、東部和北部則是族源和信仰都比較接近的俄羅斯。所以為了抵御波蘭和奧斯曼的威脅,1654年烏克蘭地區的哥薩克與俄羅斯簽訂了《佩利亞斯拉夫協定》,意圖借助俄國力量來維護自身利益和安全。然而從此以后,俄國勢力開始深入烏克蘭地區,并于百余年后的葉卡捷琳娜二世執政時期終結了蓋特曼官職和烏克蘭的自治權利,徹底吞并了它。
 
 
      到了葉卡捷琳娜二世后期,俄羅斯境內的哥薩克團體幾乎都受到了帝國的控制,并往往以輕騎兵的形式參與俄國的拓邊行動。在被沙皇拉攏之后,各個哥薩克勢力相繼參與了北方戰爭(俄國與瑞典爭奪出??謚劍?、俄土戰爭(包括奪取克里米亞汗國戰役)、東征西伯利亞、雅克薩戰爭(俄國哥薩克對清朝的侵襲)、七年戰爭和征服高加索地區的戰斗。后來哥薩克還曾參與了1812年衛國戰爭(抵御拿破侖入侵)充當著沙皇對外戰爭的馬前卒。
 
 
      然而由于歷史淵源因素,雖然沙皇能夠以上層哥薩克為抓手,驅使其成為開疆辟土的兇狠爪牙,但陷于貧困境地的大量下層哥薩克依舊具備強烈的反抗性。在俄國歷史上發生的數次大規模農民起義,均首先發端于頓河和伏爾加河等哥薩克聚集區,并且往往由哥薩克領導。17世紀的博洛特尼科夫起義、17世紀60年代的拉辛起義、18世紀70年代席卷伏爾加河流域的普加喬夫起義都具備哥薩克色彩,這與哥薩克人普遍崇尚自由、堅定保衛家園的價值取向有關。
 
※ 尚武哥薩克與趨利猶太人 ※
 
      前文提及,哥薩克幾乎囊括了東歐地區所有的族群,這其中卻并不包括猶太人。和哥薩克人一樣,東歐猶太人同樣是缺乏國家歸屬感的群體,但是長期以來哥薩克就一直與猶太人勢不兩立,這源于雙方的生活習性、價值觀念等存在較大差異和沖突。由于中世紀的基督教會禁止教徒從事以營利為目的的商業活動,所以歐洲的商業、金融和管家等職業都被猶太人所占據,加上歐洲普遍存在對猶太人的民族歧視,使得身為少數族裔的猶太人具有迫切的生存?;?,因而養成了重視讀書教育、經商斂財的趨理性文化傳統。猶太家長大多希望子女通過教育讀書,盡早學會一技之長,從而成為安身立命之本,哥薩克人對此嗤之以鼻。
 
 
      雖然同為東歐少數群體、同樣具備流浪遷徙和缺乏歸屬感等文化特征,但哥薩克人顯然更相信自己胯下的戰馬和手中的兵器。具有“綠林好漢”情結的哥薩克人習慣于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以及今朝有酒今朝醉最的快意生活,對財富、讀書教育并不看重,哥薩克家長對兒女的期待更多放在了騎馬、射擊上。正是因為哥薩克這種平等、尚武、自由自在、及時行樂的價值取向,才會表現出對猶太人深刻的敵視。尤其是16世紀以后,包括俄羅斯、波蘭等國的大莊園,往往都雇傭猶太人作為管家來管理農奴,當這些農奴出逃并成為哥薩克之后,必然會成為東歐反猶的急先鋒。
 
※ 俄國內戰與哥薩克的后續發展 ※
 
      1917年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俄國先后爆發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列寧領導的布爾什維克推翻了諾曼諾夫王朝的統治,俄羅斯由此陷入外國干涉和內戰的泥潭。內戰期間,曾為沙皇效命的上層富裕階層率領大部分哥薩克加入到了高爾察克和鄧尼金的白軍之中,其中鄧尼金本人就是一名哥薩克。與此同時,布爾什維克采取對地主莊園經濟的打擊,也吸引了一部分哥薩克貧農加入紅軍作戰。紅白內戰之后,哥薩克階層的社會基礎不復存在,蘇聯時期通過清剿、移民混居等方式,漸漸弱化了這一特殊群體的存在。
 
 
      二戰期間,蘇聯曾再度動員哥薩克輕騎兵披掛上陣,但在內燃機革命、機械化戰爭時代來臨之際,哥薩克騎兵也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蘇聯解體之后,為了重振大國精神和宣揚愛國主義情懷,俄羅斯當局又開始推動哥薩克文化復興,并于1997年人口普查時將其作為單獨的社會群體來等級,其中大約有600萬人依舊認同自己的哥薩克屬性。
 
      綜上所述,由于東歐地區的斯拉夫國家具有“索貢巡行”和八思哈制度的傳統,莫斯科大公國以及后繼的俄羅斯帝國逐漸形成了農奴制度,對農民造成了嚴厲的束縛,這導致大量渴望自由生活的人們逃離出走,并為求自保逐漸形成哥薩克群體。此后哥薩克經歷了人人平等的公社階段和貧富差距日益加劇的蓋特曼統治時期,并最終因為生活習俗和語言宗教而受到俄羅斯帝國的控制。
 
 
      在哥薩克富裕階層成為沙皇對外擴張爪牙的同時,底層貧苦哥薩克也在屢屢掀起農民起義,對俄國歷史產生了自己的影響。后來俄國紅白內戰中,哥薩克人為保持獨立性,屢屢出現改換門庭的情況,并在蘇聯時期逐漸弱化了存在。縱觀哥薩克的歷史,亦可稱得上是俄國對外擴張和內部各方勢力博弈的歷史,這群宛若綠林、卻有好似雇傭軍團的特殊社會群體,在俄國乃至世界文明發展歷程中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