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羅馬共和史 > 闡述布匿戰爭對古羅馬社會和經濟結構的影響
2020-01-16

贵州房价走势图:闡述布匿戰爭對古羅馬社會和經濟結構的影響

      布匿戰爭是古羅馬和迦太基為了爭奪地中海西部的控制權而展開的一場著名戰爭,其名稱源于當時羅馬對迦太基的稱呼“布匿庫斯”。戰爭前后延續了百余年,一共分為三個階段,最終以迦太基被滅、城池被毀,羅馬贏得了地中海西部霸權而告終。
      經過了布匿戰爭的血腥洗禮之后,羅馬不論是海軍還是陸軍均取得了長足進步,同時完成了意大利半島各方勢力的整合,從而邁入空前強大和繁榮的大擴張時期。此后羅馬成為地中海西部霸主,并承襲了迦太基人和希臘人的海洋商業傳統,經濟結構、階級關系等均發生了重大變化。本文就讓我們一起從地緣、經濟和人文制度等因素分析一下這場戰爭對羅馬的影響吧。

※ 風起,皮洛士式勝利 ※

      作為地中海東部的海上霸主,即便亞歷山大帝國崩潰、繼業者戰爭持續了幾十年之后,希臘人的船帆和方陣犀利依舊。從帕米爾高原直至伊比利亞半島的遼闊地帶正處于延續兩百多年的“希臘化時代”,與希臘半島毗鄰的亞平半島南部及島嶼更被希臘人殖民了數百年之久,并建立了一系列城邦據點。公元前290年,羅馬人取得了薩莫奈戰爭的勝利,其勢力逐步擴張至亞平寧山脈南麓,并與他林頓(又譯塔蘭托)發生了利益沖突。當時的地中海貿易主要被希臘人和迦太基人控制,而羅馬人由于土地肥沃、同時缺乏良港,逐漸形成了“以農為本”的社會結構。同時,希臘城邦也并非都是海外商業型經濟,以斯巴達為代表的多利安人后裔就延續了先祖的農耕傳統而活躍于伯羅奔尼撒半島上,他林頓作為斯巴達人在亞平寧半島的殖民城邦,自然同樣是以農業為主要經濟模式。故此,當羅馬人的勢力蔓延至意大利南部時,雙方沖突不可避免。
      然而不同于陸路商貿經濟,不同區域之間為了維護共同的利益,勢必相互合作、共同穩固商路安全。海洋貿易網絡中,不同的地緣板塊、貿易據點,乃至城邦港口都是相互競爭的關系,這就造成了希臘人城邦頂多會因為部分利益而締結同盟,難以整合為一體。所以當羅馬人一步步走強并開始征伐他林頓時,除了鄰近城邦之外,其他距離遠的希臘人壓根就不愿出手相助。當然,伊庇魯斯國王皮洛士是一個例外,這個希臘半島北部邊緣國家的君主是一個擁有和亞歷山大大帝同樣野心的人,農耕的社會傳統、毗鄰馬其頓的地理位置等都讓他擁有了一支軍備充足、戰力強勁、底蘊深厚的軍隊。公元前280年,皮洛士率領兩萬五千多將士出征意大利半島,并很快與羅馬人交鋒。
      當皮洛士與羅馬人交鋒之后,跨海作戰的他在前后兩次戰役中均擊敗對手,然而自身也傷亡慘重,其中不乏一些伊庇魯斯重要將領和皮洛士的朋友。從此,皮洛士式的勝利被用以形容那些得不償失的勝利。本土作戰的羅馬后勤龐大、兵源充足,又有拉丁同盟的支持,戰爭耐力遠勝于伊庇魯斯人。更為重要的是,伊庇魯斯的農耕社會造就了一個金字塔式權力結構,皮洛士作為位于頂端的君主,習慣于蠻橫控制,與當地希臘城邦的商業型風俗格格不入,很快就激起了同盟者的不滿,最終不得不退出亞平寧、轉戰西西里島。皮洛士之所以來到西西里島,是受到了島上希臘城邦的霸主敘拉古的邀請。敘拉古是希臘本土城邦科林斯的殖民地,因當地充斥著肥沃的火山灰,農業是其主要經濟模式。
      伯羅奔尼撒戰爭期間,雅典為了切斷斯巴達、科林斯等敵對城邦的后勤補給,曾率海軍遠征西西里,并最終折戟沉沙,慘敗于科林斯艦隊之手。此后,敘拉古和其母邦科林斯(僅次于雅典的第二海軍強邦)一樣,開始兼具航運商貿和農耕經濟,并主動出擊意大利西北部的伊特魯里亞人等競爭對手。然而較小的地緣空間、狹窄的戰略縱深還是限制了敘拉古和西西里島的發展,皮洛士時期的西西里島西部已經被迦太基人所占據。然而和援助他林頓時一樣,皮洛士雖然憑借卓越的軍事才能獲得了勝利,卻在和談尚未達成之時因粗暴干涉當地城邦的內政而激起公憤,并導致許多希臘人倒戈支持迦太基,皮洛士不得不在又一次擊敗迦太基之后達成和約,并退出西西里島,途中遭迦太基海軍襲擊,戰艦折損過半。此后皮洛士在此應他林頓邀請抵抗羅馬人,卻因兵力殘存不足萬人而首次遭遇陸戰失敗,并撤回到希臘半島去了。

※ 角逐,西西里島的兩種價值 ※

      皮洛士的離開意味著地中海西部的希臘人勢力,從此陷于被羅馬人和迦太基人分別控制的境地,其中西西里島就是雙方共同看重的下一步目標。此時的迦太基人不僅占據了北非和伊比利亞半島東南側地區,同時也控制住了科西嘉島和撒丁島這兩大重要海上樞紐,西西里島是他們進一步鞏固海上霸權和貿易主導權的必然方向。當時的迦太基人已經控制了西西里島西部,而羅馬人卻剛剛結束他林頓戰爭。以羅馬人“以農為本”的經濟結構,原本是不應該會對一個地中海島嶼感興趣的,然而西西里島并不只是一個簡單的海上貿易中轉站那么簡單。當年伯羅奔尼撒戰爭期間,雅典人之所以要組織艦隊遠征西西里,就是因為島上的埃特納火山經常噴發大量火山灰,再加上地中海型氣候的滋養,足以成為一個物產豐沛的糧食產地。
 
      正因如此,羅馬人和迦太基人雖然擁有兩種截然不同的經濟模式(迦太基也存在部分“農耕”經濟屬性),卻在皮洛士撤兵、希臘人勢力萎靡之際產生了尖銳的矛盾。導致迦太基和羅馬產生正面碰撞的是“墨西拿事件”。原來,公元前288年一群敘拉古雇傭軍戰略了西西里東北角的墨西拿、宣布脫離敘拉古,并且四處騷擾附近城邦。終于,公元前264年敘拉古首領希羅二世決定清剿這批盜賊,導致這群雇傭兵同時向羅馬和迦太基求援。當時的羅馬人同樣遭受雇傭軍的苦惱,甚至才清剿了這樣一批盜匪,因此面對墨西拿的邀請躊躇不定,但對西西里早有鯨吞之心的迦太基卻迅速派兵支援。迦太基意圖控制西西里島東部,從而獲得進一步向東延展貿易網絡的跳板。然而西西里的地理位置就在亞平寧半島南側不遠,一旦善于航海的迦太基人坐擁此地,將對羅馬本土構成嚴重地緣威脅。迫于地緣戰略上的考慮,也因為不愿意失去一個潛在的糧倉,羅馬決定出兵遠征。

※ 置換,海軍與陸軍的演繹 ※

      當羅馬人決定跨海出征之時,迦太基人也開始猶豫起來了。他們擔心一旦封鎖海面阻止羅馬人前來,勢必將羅馬推向自己的傳統競爭對手希臘人一方。更為重要的是,此時距離皮洛士戰爭(皮洛士是雙方共同的敵人)結束不足十年,迦太基并不認為羅馬人會成為自己日后的大敵。問題是羅馬軍隊對西西里島是抱著勢在必得的心理,墨西拿的雇傭軍更是傾向于羅馬一方,所以很快墨西拿就淪為羅馬的囊中之物。這些原先敘拉古的雇傭軍之所以傾向于羅馬人,是因為他們本就是在亞平寧半島被招募的。更為重要的是,隨著雙方共同入局,包括敘拉古在內的希臘人顯然也更傾向于羅馬,對長期競爭對手迦太基報以深刻的敵意。最終,圍繞整個西西里島的爭奪,雙方不可避免地爆發了正面沖突。
      由于自身經濟側重于海洋貿易,迦太基擁有一支強勁的海軍力量,其陸軍基本都是從亞平寧半島和希臘半島招募的雇傭軍。羅馬則在連連征戰中磨練出了一支強勁的陸軍,但其海洋文化底蘊嚴重匱乏,直至公元前260年才為了西西里戰事而勉強打造出一支擁有120艘戰艦的海軍艦隊。不過當雙方爆發第一次大規模海戰時,迦太基海軍在米拉附近海域取得大勝。羅馬之所以能夠獲得米拉海戰(又稱“利帕里海戰”)的勝利,關鍵在于揚長避短。通過在船首安裝接舷吊橋,羅馬重步兵可以通過吊橋跳到迦太基人的戰船上,從而使得海戰演變成了陸戰,最終取得勝利。因為這種吊橋加裝了鳥喙式的鐵釘,故而被稱為烏鴉吊橋。此后,羅馬艦隊雖因對海上氣象不熟悉等原因,導致屢屢遭至風暴襲擊,損失慘重,卻憑借農耕社會的堅韌底蘊一次次重新組建艦隊,最終徹底掌握了制海權。
      為了徹底打垮對手,羅馬人決定奔襲迦太基北非本土,并迅速登陸北非、攻占突尼斯,迫使對手求和。然而,羅馬人的和平要求太過苛刻,談判破裂之后迦太基人開始雇傭斯巴達人整頓軍備。從布匿戰爭爆發到羅馬登陸北非,迦太基人的陸軍幾乎都是雇傭或臨時組建起來的,忠誠度或戰斗經驗都有存疑。戰爭的失利逼迫著迦太基人不得不開始考慮組建公民軍隊,并因此涌現出一批杰出軍事將領,其中就包括巴卡家族的哈米爾卡。第一次布匿戰爭的尾聲,哈米爾卡被派往西西里島等地抵御羅馬人,戰果豐碩。然而此時的迦太基頹勢已現,即便是哈米爾卡也無法僅憑己身力挽狂瀾。終于,迦太基在內憂外患之下命令哈米爾卡·巴卡在西西里島與羅馬人簽署條約結束戰爭。
      迦太基之所以難以支撐,是因為羅馬人的圍困戰術以及迦太基海戰的連續失利,導致前線補給困難、國庫空虛。包括科西嘉島、撒丁島在內的眾多迦太基雇傭軍因為得不到后續軍費而嘩變。此戰之后,迦太基地緣空間急劇萎縮、兵源雇傭范圍和能力也大大縮水,這些迫使其不得不尋求新的戰略方向,伊比利亞半島順理成章的變成了迦太基新的耕耘之地。經過了哈米爾卡、漢尼拔(哈米爾卡之子)等幾任巴卡家族成員的運營,伊比利亞半島儼然成為第二個迦太基了,巴卡家族麾下軍隊也成為迦太基最精銳的陸戰部隊。

※ 將星,戰術與戰略的博弈 ※

      第一次布匿戰爭前后持續了23年,羅馬的海軍實力雖然反超了迦太基,其陸戰實力反而被迦太基反超,雙方的海軍陸軍優勢來了一個相互置換。不過也正因如此,當巴卡家族在伊比利亞半島逐漸崛起,并擁有了強大陸戰實力之后,羅馬和迦太基新的沖突也就不遠了。不同于第一次布匿戰爭,第二次布匿戰爭是漢尼拔一次有預謀的長期計劃。他首先剪除掉了羅馬人在伊比利亞半島的盟邦,接著穿越比利牛斯山脈、橫渡外高盧地區、翻越阿爾卑斯山,而后直抵亞平寧半島,并利用當時半島上諸多對羅馬人不滿的族群,展開了一場戰術與戰略的雙重博弈。
      在第二次布匿戰爭的大多數時刻,羅馬和迦太基對陣的雙方都分別是各自的兩個家族,即漢尼拔所在的巴卡家族和羅馬西庇阿家族。兩個家族都是人才濟濟,其中巴卡家族除了父親哈米爾卡和兒子漢尼拔以外,還有漢尼拔的兩個名叫哈斯德魯巴的弟弟;西庇阿家族更是老西庇阿、大西庇阿和小西庇阿,一共兩代三人皆為名門將星,其中漢尼拔的主要對手是大西庇阿。依照漢尼拔的想法,巴卡家族鎮守伊比利亞擠壓羅馬人西翼,自己一方面勾連馬其頓人壓迫羅馬東翼、另一方面通過在亞平寧半島的縱橫捭闔、馳騁沙場將其重新打回到邦國林立的局面,再加上北非的迦太基本土,就足以構成一個針對羅馬共和國的戰略合圍態勢,然而漢尼拔的想法被羅馬人和迦太基人聯手破滅了。
      得知漢尼拔奔襲意大利本土的消息之后,羅馬人的確將行駛至西西里島、準備遠征迦太基的軍隊撤回了,但出征伊比利亞半島的老西庇阿卻在回防的同時派遣自己的弟弟繼續率領主力繼續向伊比利亞進發。此后,漢尼拔在意大利半島屢戰屢勝,并因此籠絡和爭取到了諸如凱爾特人(內高盧人)、希臘人、薩莫奈人等族群的結盟或中立態度。只是隨著大西庇阿憑借羅馬的海軍優勢攻占了伊比利亞之后,漢尼拔后路已斷,就只能寄希望于迦太基本土了。只是當漢尼拔轉戰亞平寧,竭力構筑針對羅馬的戰略囚籠之時,迦太基本土貴族為防止巴卡家族在伊比利亞地區坐大,不僅沒有提供有力的支援、反而派遣官員安插在伊比利亞的官員體系中,直至后來羅馬再度奔襲迦太基本土才后悔不已。
      面對漢尼拔長期的侵擾,羅馬人曾采取正面抗衡、費邊戰略(以土地換時間的拖延戰術)等手段,但前者力不從心、后者損耗太大,都不是長久之策。雖然羅馬本土憑借完善的城池防備和深厚的兵源底蘊,一次次的重新動員軍隊用于同漢尼拔周旋。但長此以往,損耗更大的還是羅馬,因此大西庇阿在攻陷伊比利亞的新迦太基城、剪除巴卡家族根基之后,再度出手直接奔襲迦太基本土。為了進一步削弱迦太基方面的陸戰力量,大西庇阿通過收買、離間和游說等方法挑撥迦太基盟友,位于北非腹地的游牧屬性努米底亞人,并成果撬動大部分努米底亞人加入羅馬軍隊作戰,強化了羅馬輕騎兵的力量。正所謂“攻敵所必救”,加之失去了戰略后方的漢尼拔已經失去了繼續待下去的意義,終于在公元前203年撤離意大利半島,兩年之后雙方簽署和約,規定了一系列針對迦太基的苛刻條款,并需要支付羅馬巨額戰爭賠款,分50年還清。

※ 披靡,“農本”向“商本”過渡 ※

      經歷了兩次布匿戰爭之后,羅馬不僅成為地中海西部的霸主,同時也極大地提升了海陸軍戰術、戰略外交等素質。更為重要的是,羅馬從此成為地中海商業貿易的主導者,其經濟屬性開始發生劇烈變化,從原先以農耕為主要經濟模式的“農本”社會逐漸過渡到以海外商業貿易為主流的“商本”社會。此后,羅馬人逐漸取代了迦太基人和希臘人的角色,成為地中海貿易的仲裁者,并在第二次布匿戰爭結束后不久發動第二次馬其頓戰爭(第一次發生于漢尼拔征戰亞平寧之時)。此后,羅馬人一方面在埃及(托勒密王朝)、塞琉古王朝、本都、帕加馬王國和馬其頓(安提柯王朝)等一眾希臘人勢力間玩起了遠交近攻、合縱連橫的戲碼,另一方面卻也時刻警惕著逐漸恢復的迦太基。公元前149年,恰逢迦太基50年賠款期間結束,羅馬再度發起對迦太基的侵犯,同年出兵馬其頓。此后不久,馬其頓等愛琴海沿岸地區相繼被羅馬征服,迦太基城也被夷為平地。
      在幾乎同時剿滅了迦太基人和希臘人的勢力之后,羅馬進一步鞏固了地中海霸主地位,社會經濟結構也因此發生劇烈變化。曾經積極入伍的羅馬農民們,在退伍之后往往會發現自己的土地早已被貴族兼并了。破產農民和貴族地主之間的矛盾迅速加劇,羅馬軍隊的兵源也隨之面臨巨大挑戰,并先后爆發了西西里奴隸起義、斯巴達克起義以及騎士派和元老派的斗爭。到了公元前107年,在平民派(以破產公民階層為主)的支持下,馬略當選為執政官并開始實行軍事改革,推行募兵制以解決兵源日益匱乏的局面,為后來羅馬帝國武人亂政埋下伏筆。
      綜上所述,共和時代的羅馬具有濃郁的農耕社會屬性,并基于土地分配形成了一套穩固的金字塔型權力體系。正因如此,即便羅馬人在遭遇皮洛士、漢尼拔等敵人屢屢戰敗,最終還是可以憑借深厚的戰爭底蘊反敗為勝。通過皮洛士戰爭和布匿戰爭,羅馬的社會結構占據優勢地位,并通過學習對手提升了自己的軍事素質和戰略能力。然而也正是布匿戰爭改變了羅馬的經濟體系,一方面增強了它對地中海周邊的掌控欲望,另一方面也導致社會結構發生劇變,從而引發政治、軍事等一系列問題,影響了此后羅馬歷史的發展脈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