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城邦希臘史 > 波希戰爭系列(一):從愛奧尼亞起義到馬拉松戰役
2019-12-28

贵州股市走势图:波希戰爭系列(一):從愛奧尼亞起義到馬拉松戰役

      波斯帝國是古代西亞地區的重要時期,它相繼攻滅米底、呂底亞、埃蘭、新巴比倫和埃及等勢力,結束了西亞混亂的地緣博弈局面。公元前513年,波斯君主大流士一世攻占了位于希臘半島北部的色雷斯地區,成為人類歷史上首個橫跨歐亞非三大洲的文明,帝國勢力達到鼎盛。
      此時的希臘半島正處于古典城邦時代,是歐洲文明的中樞所在。原本,正處于上升期的波斯帝國即便對周邊鄰近領土存在覬覦之心,也將因海洋和巴爾干半島密布的山地而延緩擴張的進程。但是位于小亞細亞半島西南海岸平原地區的希臘人城邦卻于公元前500年前后發動起義,從而招致波斯帝國的鎮壓,并將帝國與希臘本土之間的矛盾拉上了臺面。本文就讓我們一起梳理一下波希戰爭的起因,以及希臘半島地緣結構對雙方軍勢的影響。

陸權強國與海權城邦的沖突

      源起于愛琴??死鍰氐旱墓畔@拔拿?,在米諾斯時代和邁錫尼時代就曾建立起了繁榮的海外商業貿易型文明。后來雖然經歷了“海上民族”肆掠和多利安人(以斯巴達為代表)南侵,從而導致邁錫尼時代的終結和農耕社會的南浸,但包括建立了邁錫尼城邦的阿凱亞人(后來亞該亞同盟的主體),以及與其聯姻并共享邁錫尼文明的愛奧里斯人(以底比斯為代表)和愛奧尼亞人(以雅典為代表)均邁錫尼文明的繼承者自詡,繼續拓展海外商業貿易。
      雖然遭受北方多利安人的入侵,但山地密布的希臘半島地貌特征促使該地區難以形成一個占據絕對優勢的地緣空間,從而導致了城邦林立的混亂局面。更為重要的是以土地分配為主要特征的農耕類型城邦相繼建立起來了軍事專制制度,其中尤其以斯巴達為其中的佼佼者;與之相比,側重于海洋商貿活動的城邦則相繼建立了貴族共治模式下的古風民主體系。兩種政體在狹小的希臘半島-愛琴海地區不可避免的產生了制度競爭,并由此引發了兩大城邦陣營的對壘。對于包括雅典在內的眾多民主城邦而言,斯巴達等多利安人后裔所代表的陸權特征顯然不符合自身的海洋商業型社會的發展,然而更為巨大的陸權威脅卻來自于東方的小亞細亞半島。

波斯和希臘的結構性矛盾

      作為愛琴海沿岸地區,小亞細亞半島與希臘半島隔海相望,其地形大體呈現“三級階梯”形態,即中東部的安納托利亞高原、西部沿海平原地帶以及兩者之間的低矮山地。早在希臘邁錫尼時代,赫梯人就曾在安納托利亞高原上建立了帝國,而西部沿海平原則被特洛伊人占據。而在赫梯人和特洛伊人相繼覆滅之后,位于低矮山地上的呂底亞人開始崛起,并且向西侵占了希臘人建立的殖民據點(從特洛伊人手中搶奪而來)。這些希臘殖民城邦幾乎都是由與雅典人同族的愛奧尼亞人建立的,他們在愛琴海沿岸繼續著海上貿易活動。當呂底亞征服這些愛奧尼亞城邦之后,并未試圖改變這些希臘人的生活方式,畢竟繼續讓這些希臘人經營海洋貿易,并讓他們以稅收、納貢的方式上繳利潤,對呂底亞人更為有利。然而當西亞腹地的波斯人崛起,并且占據了整個小亞細亞半島之后,情況就發生了變化。
      作為從伊朗高原西南部拼殺出來的帝國,波斯人相繼攻滅了米底(伊朗高原西北部、亞美尼亞高原和安納托利亞高原)、埃蘭(伊朗高原南部低洼平原)、新巴比倫(兩河流域)、古埃及(尼羅河三角洲)以及中亞阿姆河平原,成為同時坐擁美索不達米亞和埃及兩大文明之地的帝國,它沒有理由放任希臘人獨立于自己的勢力范圍之外。作為以“萬王之王”自詡的波斯君主,大流士一世為了鞏固對被征服地區的統治,建立了中央集權制度,史稱“大流士改革”。
      正如前文所說,愛奧里斯人和愛奧尼亞人主要從事海外商業活動,并基于此建立了一系列古風民主制度的希臘城邦。波斯帝國對小亞細亞西側的各個希臘城邦提出了建立服從于波斯皇帝的君主制度,對他們的利益構成了嚴重威脅(這一點完全不同于呂底亞人的統治)。更為重要的是公元前513年,大流士一世進一步控制了黑海海峽(后世稱為土耳其海峽)和色雷斯地區(大致在如今保加利亞一帶),直接威脅到希臘本土諸邦的安全和貿易利益。終于,公元前500年在雅典等城邦的支持下,小亞細亞沿海平原上的愛奧尼亞諸城邦發動起義,其中尤其以米利都為首。戰事雖最終被波斯軍隊撲滅,但期間雅典及其鄰邦埃雷特里亞曾遣軍跨海攻陷了波斯帝國呂底亞省的首府薩爾迪斯,將其掠奪一空,并付之一炬。由此,愛奧尼亞起義從波斯帝國內亂演變成為國際糾紛。

波斯第一次遠征與“阿陀斯風暴”

      公元前494年,波斯人終于將愛奧尼亞地區徹底平定,下一步便是對希臘人算舊賬的時候了。只不過由于被愛琴海阻隔,波斯帝國將面臨兩種行軍選擇。其中一條是陸軍沿著小亞細亞半島北部渡過達達尼爾海峽,經過色雷斯和馬其頓之后南下切入希臘半島;另外一條則是海軍直接乘船渡??綣俸?。兩年之后,波斯帝國開始了他們的第一次遠征行動。盡管當時的波斯帝國對海戰并不熟悉,但依然憑借愛奧尼亞地區組建了一支輔助于陸軍的海上軍隊,其主要職能是為陸軍提供后勤補給,并防范希臘人的海上騷擾。
      眾所周知,希臘半島山地密布,然而依據山脈分割和地形走勢,依然可以大致分為六大板塊,它們分別是位于北部邊緣地帶的伊庇魯斯(西北部山區)、馬其頓和色雷斯,以及馬其頓南部的塞薩利盆地、阿提卡半島和伯羅奔尼撒半島。當波斯大軍穿過色雷斯地區之后,率先進入的就是馬其頓地區。由于波斯采取的是海陸并進,且以陸軍為主的方式,所以他們經過了馬其頓地區中部向愛琴海延伸的“三根手指”,即阿陀斯半島、錫索尼亞半島,以及卡桑德拉半島。為了盡早抵達此行的目的地阿提卡半島(雅典所在地),波斯海軍勢必從這是哪個半島頂端掠過。
      正如元朝兩次渡海遠征日本一般,波斯人的這次遠征同樣遭遇了大風暴(位于阿陀斯半島的拐彎處,故而稱之為“阿陀斯風暴”),并導致海軍全軍覆沒。究其緣由,是因為波斯人總是選擇在夏季出發,所以就容易遭遇地中海熱帶氣旋(某些地方稱之為“臺風”、“颶風”)。“阿陀斯風暴”對本就缺乏海戰經驗的波斯人產生了很大的心理陰影,以至于后來波斯人再次發起遠征希臘的行動時,竟然耗費三年時間在阿陀斯半島與大陸相連處,開鑿了一條運河。因為此時的波斯君主是薛西斯一世,故而稱其為薛西斯運河。也因為這次風暴,波斯陸軍失去了海軍的后勤補給,帝國的第一次歐洲之旅宣告結束,阿陀斯半島從此被希臘人尊為“圣山半島”。

馬拉松戰役

      由于遭遇“阿陀斯風暴”,并且陸地上也遭遇了色雷斯人的劫掠,波斯帝國被迫于公元前492年撤退。兩年之后,重振旗鼓的波斯軍隊開始了第二次遠征,不過為了脅迫和分化希臘各個城邦,大流士一世派遣使者要求各個城邦獻上一杯水和一捧土,以此表示對波斯的臣服。迫于波斯帝國的強大軍事壓力,絕大多數城邦都表達了臣服之意,唯有雅典和斯巴達是個例外。雅典不愿意臣服波斯的原因很簡單,當初就是它和埃雷特里亞為了維護愛奧尼亞海洋貿易的利益,才在小亞細亞西側與波斯人纏斗多年,他們根本就不相信波斯人會放過自己。即便波斯帝國真的采取羈縻政策統治希臘半島,雅典也很有可能會被波斯人當成立威的標靶。正因如此,雅典人把波斯使者扔入山谷中。
      雅典人不屈服的行為被希臘城邦普遍視為氣節的象征,這刺激它的傳統地緣對手斯巴達人將波斯使者丟入水井,從而表明了自己的態度。更為重要的是,波斯如若侵襲希臘,勢必率先攻入雅典所在的阿提卡半島,從而讓雅典成為斯巴達的前線壁壘。果然,在完成一系列試探行動之后,公元前490年波斯軍隊再度向希臘半島進發,目標直指雅典和埃雷特里亞。由于有眾多希臘城邦的投誠,所以這一次波斯大軍決定從小亞細亞西側啟程,沿著愛琴海商路直撲希臘半島。首先遭受攻擊的是阿提卡半島東側的埃維亞島,這里也是埃雷特里亞城邦的所在地。迫于波斯軍隊的威脅,埃雷特里亞很快就因出現內奸而投降了,所有居民全部淪為奴隸、城池被夷為平地。
      攻克埃雷特里亞以后,波斯軍隊從阿提卡半島東北部登陸,旋即向東南方向的雅典城直撲過去,雙方在馬拉松平原相遇。據說雅典軍隊之所以選擇扼守馬拉松平原,而不是據城自守,很大程度上是為了防止重蹈埃雷特里亞內部瓦解的覆轍。當然,充分利用自己熟悉地形的優勢,用以阻擊敵人,也是雅典將領們考慮的范疇。一方是以騎兵為主力的波斯軍隊(步兵數量雖多,但戰術側重不強),另一方則是以重甲步兵為主的希臘軍團,雙方人數大致相當(波斯通過有限的海運,運輸了2萬5千人遠征軍,但攻克埃雷特里亞分兵1萬準備沿海南下插入雅典城下,故而馬拉松平原僅有1萬5千波斯軍隊)。
      為了揚長避短,希臘重步兵軍團覺得背靠河谷列陣(越靠近海岸,地形越開闊,越有利于波斯騎兵的機動包抄),波斯人求勝心切,因而主動逼近希臘軍陣。波斯人發現在希臘陣列的兩翼,與山地之間依然存在相當大的空隙,這給騎兵迂回創造了有利條件。然而兩翼的縫隙其實是希臘人故意留下的,因為這兩處低洼地方其實是被河流浸潤的沼澤地,并不適合騎兵前行。不得已,雙方只得正面交鋒,由于波斯的弓箭攻勢無法穿透希臘重甲步兵的防御,長期處于城邦混戰下的希臘士兵憑借體能優勢最終獲得了勝利。馬拉松戰役不僅是歐洲面臨亞洲入侵的首次勝利,同時也為希臘諸城邦在面臨波斯下一輪遠征時,打下了一針強心劑。
      綜上所述,早在波希戰爭之前,希臘海外貿易城邦就面臨北方多利安人、小亞細亞呂底亞人的陸權威脅。然而由于希臘半島山地密布的地貌特征,以雅典為首的商業城邦和以斯巴達為首的農耕城邦之間,誰也奈何不了誰。作為愛琴海沿岸的小亞細亞西側平原,自然而然的成為希臘人的城邦,卻還是敵不過呂底亞人的征服,不過呂底亞人僅僅要求他們納貢,并不會影響希臘人的生活方式和社會結構。不過波斯人來臨之后,卻開始強行要求該地區推行君主制,最終引發愛奧尼亞起義。愛奧尼亞起義牽動著希臘本土的雅典和埃雷特里亞的貿易利益,最終將其演變為波斯和希臘城邦之間的沖突。
      為了鞏固波斯帝國對被征服地區的統治,確立“萬王之王”的權威,大流士一世先后發動兩次遠征。第一次遠征因“阿陀斯風暴”導致海軍覆沒,從而危及陸軍主力的后勤補給,最終被迫撤軍。第二次遠征雖然成功攻克埃雷特里亞,卻受制于海運技術,未能確立兵力優勢,最終在對地形不熟悉的情況下受挫于馬拉松平原。馬拉松戰役的勝利不僅提升了雅典在希臘城邦間的威望,同時也促使部分城邦改變臣服波斯的態度,增加了后來波斯第三次遠征的難度。

波希戰爭系列(一):從愛奧尼亞起義到馬拉松戰役
波希戰爭系列(二):探究溫泉關戰役和薩拉米斯海戰的地緣因素
波希戰爭希臘(三):普拉提亞戰役與提洛同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