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城邦希臘史 > 波希戰爭系列(二):探究溫泉關戰役和薩拉米斯海戰的地緣因素
2019-12-29

贵州钟快三开奖结果:波希戰爭系列(二):探究溫泉關戰役和薩拉米斯海戰的地緣因素

      波希戰爭發生于大約公元前492年,是第一次歐亞兩大洲文明之間的大規模沖突,前后經歷了三個階段。其中波斯第一次遠征因艦船在阿陀斯海角遭遇颶風大部覆滅,陸地也受到色雷斯人侵擾而被迫撤退;第二次遠征初期,雖然取得絕大多數希臘城邦的臣服,并攻克了埃維亞島上的埃雷特里亞城邦,卻在隨后的馬拉松戰役中慘敗于以雅典人為首的希臘聯軍,再度撤回了小亞細亞。
      當時的波斯帝國已經將米底、新巴比倫、埃蘭、埃及和呂底亞等文明相繼攻滅,儼然成為西亞乃至地中海東部的龐然大物。兩次遠征希臘未果,已經讓雅典成為波斯帝國的恥辱,這是如日中天的“萬王之王”所無法忍受的。雖然從地緣結構的視角分析,征服并統治希臘半島的代價過于高昂,并不符合波斯人的利益。但此時若放過雅典,受到影響的將不僅僅是希臘半島的城邦,還將波及其他被征服地區的穩定。有鑒于此,大流士一世發動了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動員令,開始為第三次遠征希臘做好軍事和后勤補給的準備。

第三次波斯帝國遠征

      據希臘人史書的描述,波斯人為了發起第三次征伐,動員和組建了數百萬之眾,這顯然有夸大的嫌疑。然而投入作戰的軍隊以數十萬計,應當并不為過,再加上輔助運輸物資的人員,接近百萬規模應當是有的。然而如此龐大的軍隊,要想一次性跨海遠征談何容易。在前兩次征伐中,波斯人分別采取了經過達達尼爾海峽沿著海岸線水陸并進和利用海軍從商路橫渡愛琴海兩種線路,然而前者遭遇了海上風暴,后者受制于海運有限、未能占據兵力優勢,從而招致馬拉松戰役慘敗。故而這一次,波斯帝國采取的新的行軍方案。
      實際上,為了避免重蹈馬拉斯戰役的覆轍,波斯軍隊第三次遠征依然采取了第一次的行軍路線,只不過稍稍做出了一些調整。由于第一次遠征時,波斯海軍在阿陀斯半島頂端遭遇風暴襲擊,因此此處被波斯人視作不祥之地,故而波斯新任皇帝薛西斯一世決定在半島與大陸的連接處,花費三年時間開鑿出一條運河,即薛西斯運河,以規避當年海軍遭難之地。之所以此時的波斯皇帝是薛西斯一世,是因為大流士一世雖然完成了對波斯軍隊的動員,卻因埃及(地理位置決定了此處勢必屬于波斯版圖上的不穩定地區)叛亂而先行開拔北非。在枕戈待旦的波斯軍隊面臨,埃及人的起義不僅很快破滅,反而進一步鞏固了波斯對埃及人和腓尼基人海軍的掌握。不過也正因為如此,耽擱了遠征希臘的事務,大流士一世的生命走到了盡頭,未能如愿親率大軍征伐希臘。
      在波斯人這一次遠征的過程中,他們通過在達達尼爾海峽鋪設浮橋的方式溝通亞歐兩大洲,陸軍因此得以快速渡海,卻也花費了一周左右的時日。與此同時,波斯帝國還準備了數量龐大、載重驚人的艦隊,以對希臘人形成壓倒性優勢。這一次,波斯軍隊依然是海陸并進,陸軍作為戰斗主力,海軍則負責策應、掩護以及物資補給等事務。只不過此時距離上一次戰役已經過去了十年,當初曾有許多希臘城邦在波斯帝國的威勢之下,被迫獻上了土和水(表達臣服之意),這一次他們還會甘心屈服嗎?

馬其頓、塞薩利盆地與底比斯的態度

      今人對馬拉松戰役的印象源于一項體育項目,即馬拉松長跑。這是戰役勝利之后,雅典人派出的一位善于長跑者的使者,從馬拉松戰場跑回雅典城所帶來的典故,這位名叫費里皮德斯的使者跑完了這段42.195公里的路程,并在傳達了捷報之后力竭而亡。此戰的勝利直接導致波斯帝國第二次遠征的失敗,并使得雅典在希臘諸邦中的威望急劇攀升。正因如此,許多先前曾向波斯人表達過臣服的城邦也悄悄轉換了立場,這其中最為關鍵的便是馬其頓、底比斯和塞薩利盆地諸邦的立場了。
      事實上,當波斯大軍推進至馬其頓之時,先前被派遣的使者就已經返回,向薛西斯一世稟報了希臘各邦的態度。由于被馬拉松戰役打了一針強心劑,此刻只有部分城邦向波斯人表達誠服,馬其頓就是其中之一。馬其頓位于希臘半島北部邊緣地區,和發源于伊庇魯斯(希臘半島西北部)的多利安人類似,也是以農耕社會為主,并已經進入權力趨向集中的王國階段了,故而與波斯帝國在體制方面有諸多共通之處。其地理位置位于愛琴海北側、巴爾干半島腹地,同時也是從小亞細亞前往希臘文明的必經之地,因而兼具商業和農耕雙重色彩,具有文明樞紐的特殊地位(這也是后來馬其頓得以從波斯、游牧騎射和希臘城邦汲取文明養分,并誕生出亞歷山大帝國的根本)。對于波斯帝國而言,不論是直接管轄還是采取羈縻政策統治希臘半島,馬其頓都是非常不錯的代理人。然而馬其頓畢竟緊鄰希臘文明,深受其影響日久,故而難免心猿意馬、左右騎墻。
      從馬其頓地區南下,穿過品都斯山脈向東延伸至奧林匹斯山的山地,就是安尼奧斯河流域。因該地區被山脈所圍,故而又被稱為塞薩利盆地,這也是整個希臘半島最大的低洼板塊,此處是希臘半島核心區(馬其頓和伊庇魯斯位于希臘文明邊緣)最靠近北部波斯軍隊的前線。正因如此,塞薩利盆地諸邦在波希沖突之中,始終怯于波斯軍隊,屢屢表達臣服之意。相較于馬其頓和塞薩利盆地諸邦曖昧不清的態度,位于阿提卡半島北側的底比斯城邦的態度要明確許多。由于存在和雅典(阿提卡半島南側)存在激烈的地緣爭斗,這個被后世稱為希臘三大強邦之一(另外兩個是雅典和斯巴達)的底比斯更傾向于波斯帝國。

希臘陸軍關卡的選擇

       前文提及,塞薩利盆地北側被品都斯山脈向東延伸的山地阻隔,稱為南部希臘城邦與北方馬其頓地區的天然分割線。周圍山地流淌下來的河水滋潤著塞薩利盆地,形成了葉脈狀的安尼奧斯河,并向東從奧林區斯山與奧薩山的縫隙中流入愛琴海,兩山之間的谷地被希臘人稱之為“滕比河谷”。在希臘聯軍的最初設想中,扼守滕比河谷是守衛包括塞薩利盆地在內的希臘核心區域的重要關卡,問題是滕比河谷并不是從馬其頓南下進入塞薩利盆地的唯一通道。在塞薩利盆地北側山區中,存在一條或者多條山地路徑(該山區往北形成流經馬其頓的阿利克蒙河,往南形成流經塞薩利盆地的安尼奧斯河,距離很近),雖然可能并不廣為人知,但確實存在被波斯軍隊利用的隱患。
      其實告知希臘聯軍,如果扼守滕比河谷將存在被波斯軍隊另尋他路隱患的正是態度曖昧的馬其頓人。不過促使雅典和斯巴達人撤離滕比河谷的因素還包括塞薩利開闊的地形。因為一旦希臘人在滕比河谷戰敗,將難以在該地區形成新的防線,遼闊的平原更適合波斯騎兵的馳騁,那就會造成災難性的后果?;詿?,雅典和斯巴達雖然先前特意從各自城邦調集并海運了總計一萬左右的重甲步兵到達滕比河谷,卻還是選擇了各自返回,只不過雅典人撤退至阿提卡半島、斯巴達人則選擇在阿提卡半島與伯羅奔尼撒半島銜接處的科林斯地峽部署防守。
      雅典和斯巴達為首的希臘聯軍撤離滕比河谷之后,本就兩手準備的塞薩利地區諸城邦,就已經做出了順從波斯的姿態。至于雅典和斯巴達也圍繞新防線的設立進行了一次激烈爭吵,并最終選擇將溫泉關作為新的防守之地。和希臘其他板塊一樣,雅典和底比斯所在的阿提卡半島同樣山地密布,其中尤其以北部與塞薩利盆地交接處的山勢最為陡峭。然而就在高聳的山崖與海洋之間存在一處狹窄的通道關卡(這于中原與關外銜接處的山海關頗為類似),這便是溫泉關。鑒于自己也被納入防護范圍之內,底比斯也派出了400名戰士協防,這說明與雅典矛盾重重的底比斯也沒有最終下定決心倒向哪一方。
      正因為希臘半島的地緣結構,才造就了后來300斯巴達勇士血戰溫泉關的故事。狹窄的山海通道導致作戰雙方的接觸面往往只有數十人,這造成了希臘聯軍雖然人數較少,但卻能夠揚長避短,進行了非常頑強的抵抗。當然,希臘人最后還是輸掉了溫泉關戰役,因為阿提卡半島北部即便地形崎嶇,卻依然存在溫泉關以外的第二條從塞薩利盆地抵達阿提卡半島腹地的線路。

希臘海軍關卡的選擇

      正當以斯巴達為主力的希臘聯軍扼守溫泉關之時,波斯海軍正在沿海岸線南下,意圖迂回到溫泉關后方或直接奔襲雅典城下。不過身處海洋文明當中的希臘人顯然非常清楚海洋控制權的重要性,所以在馬拉松戰役后不久,雅典就開始極力擴建自己的海軍了。經過近十年的籌備,雅典海軍占據全希臘的主導地位,擁有了180艘左右的戰艦,幾乎占據希臘海軍的一半數量。不過如果將希臘海軍與龐大的波斯艦隊相比較,就顯得捉襟見肘了,然而海上風暴再一次幫了希臘人的忙。
      在波斯帝國第一次遠征時,其海軍就曾在阿陀斯半島頂端的航線拐彎處遭遇風暴,直接促使波斯無功而返。這一次當波斯艦隊沿著塞薩利盆地東側的馬格尼西亞半島拐彎之時再度遭遇風暴,在這場持續三天的風暴中,戰艦損失高達四百多艘之巨。幸存下來的波斯艦隊依然擁有800多艘戰艦,他們遭遇到了早已部署在阿提米西亞角(埃維亞島東北處,是由北向南行經埃維亞島東西兩側的必經之路)的希臘海軍。不過希臘艦隊的防線并未阻礙波斯人的腳步,家大業大的波斯艦隊兵分兩路,一路由200艘戰艦沿著埃維亞島東側(外側)繼續南下,另外一路由600艘戰艦與希臘人纏斗。不過,伴隨著溫泉關的失守,希臘艦隊僅僅與波斯海軍試探性的纏斗之后,就迅速后撤了。至于沿著埃維亞島東側的那支波斯艦隊則在一處海岸拐彎的地方再度遭遇風暴,全軍覆沒。
      兩次風暴讓波斯艦隊折損一半,但依然具備對希臘人的碾壓性優勢。溫泉關戰敗之后,以斯巴達為首的伯羅奔尼撒城邦傾向于在科林斯地峽設防,并修筑長城工事,但這顯然不符合雅典人的利益。擁有強大海軍的雅典以移民亞平寧半島威脅(由于雅典的海運能力和早已在亞平寧半島建立的愛奧尼亞人據點錫巴里斯,這是很有可能的)斯巴達,迫使他們不得不放棄在科林斯地峽設防的計劃,畢竟如果失去了雅典海軍的庇護,科林斯地峽的防御也將淪為笑柄。斯巴達決定派遣陸軍協助雅典鎮守阿提卡半島,不過雅典自己卻將希望寄托在海軍身上,他們把全部戰艦集中在雅典西側的薩拉米斯島東岸。
      薩拉米斯島與東邊阿提卡半島的雅典一側共同構成了薩拉米斯海峽,雅典海軍在此嚴陣以待。當時波斯人擁有600艘噸位遠超雅典海軍的戰艦,因此選擇在薩拉米斯海峽這塊狹窄的海域對雅典人更有利。俗話說“小船好掉頭”,吃水更淺、船身更為輕便的雅典戰艦可以利用包銅的艦首撞擊波斯巨艦的船槳、船腹,從而將其撞沉。最終,薩拉米斯海戰爆發,波斯人慘敗,并導致波斯艦隊的屬國戰艦相繼脫離戰斗序列、離開了戰場。海軍雖然損失慘重,但陸地的攻勢卻依然在繼續,準備長達十年之久的波斯人顯然并不愿因輕易放棄戰果,雙方在希臘半島因此陷入了短暫的僵持階段。
      綜上所述,由于波斯第二次遠征時在馬拉松戰役中的慘敗,給予眾多希臘城邦一針強心劑,從而導致許多曾經向波斯做出臣服態度的城邦陷入搖擺姿態。馬其頓、底比斯和塞薩利盆地諸邦出于種種原因成為騎墻派,并持續影響了波希戰爭的走向。這一次以雅典和斯巴達為首的希臘聯軍,出于扼守希臘核心區的考慮曾選擇在塞薩利盆地北部的滕比河谷作為陸地關卡,卻因馬其頓人通風報信轉而在溫泉關設立新的防線。至于海軍方面,最初希臘方面選擇在埃維亞島東北部的阿提米西亞角迎戰波斯海軍,卻因溫泉關淪陷而撤至薩拉米斯灣,并最終利用該海域的有利地形重創波斯,從而進入雙方僵持階段。
      從波斯第三次遠征以后,希臘對海陸關卡的選擇可以看出希臘半島的地理環境和地緣特征對戰事的影響。波斯軍隊雖然占據陸上優勢,卻受制于愛琴海阻隔而不得不運用海軍進行后勤補給和防范。缺乏海洋作戰經驗的波斯艦隊先后遭遇數次風暴,并被海戰底蘊豐厚的雅典艦隊重創,這也印證了那句“十年陸軍、百年海軍”箴言。

波希戰爭系列(一):從愛奧尼亞起義到馬拉松戰役
波希戰爭系列(二):探究溫泉關戰役和薩拉米斯海戰的地緣因素
波希戰爭希臘(三):普拉提亞戰役與提洛同盟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