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快三中奖表 > 波斯帝國 > 梳理從蘇美爾城邦到波斯帝國的西亞聞名發展脈絡
2019-12-26

跟群计划买贵州快三是骗局吗:梳理從蘇美爾城邦到波斯帝國的西亞聞名發展脈絡

      人類文明,絢麗多彩,誕生于各方的文明火種迸發出迥異的光芒,其中以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蘇美爾城邦最為久遠。蘇美爾文明出現于公元前4000年左右,對之后的西亞文明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事實上,蘇美爾文明并不完全等同于蘇美爾人創造的文明,若以語言作為劃分依據則該時期大致可分為兩個階段,即從蘇美爾城邦時期到古巴比倫帝國建立時期的“蘇美爾-阿卡德階段”以及從古巴比倫帝國建立到波斯帝國崛起的“巴比倫-亞述階段”。然而除了兩河文明之外,位于尼羅河三角洲的古埃及文明也曾對東地中海和西亞地區產生了的文明外溢效應,并因此影響了鄰近的愛琴海和小亞細亞地區。本文就讓我們從西亞的地緣結構梳理從蘇美爾城邦到波斯帝國崛起之間,西亞地區的文明發展脈絡。

文明之火: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蘇美爾城邦

      依據“非洲起源說”,現代人類的先祖是從撒哈拉以南的東非地區北上,進而從埃及西奈半島遷徙進入亞洲,并在西亞地區出現分叉,分別向南遷徙至阿拉伯半島(閃含族群)、向西北遷徙至中亞和南俄草原等處、向西南遷徙至南亞和東亞地區。正因如此,西亞北非地區作為人類原始族群早期聚集地,才能早于其他地方誕生文明。只不過縱觀整個西亞北非,適合農耕社會發展的也就只有尼羅河三角洲和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了。由于地理距離較近,并且連接兩處的迦南地區并不難通行,所以當兩河流域出現農業技術后不久,就迅速傳播到了被沙漠包圍的尼羅河下游沖擊平原。
      憑借對美索不達米亞南部開掘溝渠、搭建復雜的灌溉網絡,公元前3500年左右蘇美爾人就已經成功地利用了底格里斯河與幼發拉底河的河水建立了古代西亞第一個文明。然而和許多農耕文明初始時期一樣,蘇美爾地區也很快陷入了諸雄爭霸的局面,埃利都、基什、拉格什、烏魯克、烏爾和尼普爾等城邦圍繞水源、貿易道路以及周邊游牧部落的進貢等事務展開了時斷時續、延綿千年的爭斗。這段歷史主要源于近現代的考古成果,但因缺乏文獻資料,如今已經難以厘清具體的斗爭詳情了。
      在蘇美爾城邦混戰的尾聲,約公元前2500年拉格什和溫馬相繼稱霸,卻最終被阿卡德人覆滅。阿卡德王國的建立宣告了蘇美爾人城邦時代的終結,此后即便阿卡德王國崩潰,重新出現的蘇美爾城邦也迅速被崛起的烏爾再次統一,建立了烏爾第三王朝(烏爾城邦在阿卡德王國之前曾存在過第一、第二王朝)。烏爾王朝維持了將近一個世紀,最后被從伊朗高原上俯沖而下的游牧族群阿摩利人擊滅,從此美索不達米亞平原進入了一個新的紀元。

三國爭霸:赫梯、亞述與古埃及的地緣紛爭

      阿摩利人雖然擊碎了統一兩河流域的烏爾第三王朝,卻并未如同當年阿卡德人那般取而代之,僅僅在搶掠財富之后就重新退居伊朗高原了。兩河流域下游的巴比倫和中上游的亞述趁勢崛起,而距離此處不遠的小亞細亞半島也出現了新的變化。小亞細亞半島東側緊鄰亞美尼亞高原和兩河流域、西側則與希臘半島隔海相望,它主要有安納托利亞高原、西側沿岸平原和二者銜接處的低矮山地組成。正當巴比倫和亞述崛起于美索不達米亞平原之時,自南俄草原遷徙而來的古印歐游牧族群也逐漸占據了小亞細亞半島,他們分別是在盤踞在安納托利亞高原上的赫梯人、在愛琴海東岸筑造了一系列貿易據點的特洛伊人以及間于兩者之間低矮山地中的安納托利亞人。
      正當亞述、巴比倫與赫梯相繼崛起之時,地中海東部的希臘克里特文明走向了終結,其文明火種被北部伯羅奔尼撒半島上的邁錫尼城邦承襲,古希臘由此進入了邁錫尼時代。邁錫尼人因與扼守土耳其海峽的特洛伊人存在貿易主導權的紛爭,由此引發了一系列戰爭,被《荷馬史詩》神話并統稱為“特洛伊戰爭”。邁錫尼文明與克里特文明一樣是海洋貿易型社會,其航海技術最早汲取自古埃及。同樣從古埃及人手里學習了航運技術的還有小亞細亞西側的特洛伊人和迦南地區的腓尼基人。
      公元前1500年左右,亞述已經占據了兩河流域中游地區,這導致被兩河文明吸引而來的赫梯帝國不得向南經過西亞峽谷繞道迦南地區,卻因此撞上了同樣經過西亞峽谷北上的古埃及勢力。于是,赫梯、埃及和亞述就在地中海東岸展開了一場長達數百年的西亞霸權之爭。

陸權崛起:亞述帝國與小亞細亞上的呂底亞

      前文提及,小亞細亞的地緣結構大致可以劃分為安納托利亞高原、西側沿岸平原和二者銜接處的低矮山地,呈現一種“三級階梯”的地貌特征。從安納托利亞高原往南是包括迦南地區的西亞峽谷地帶(包括今天的黎巴嫩、以色列和西奈半島),往東則是山路崎嶇的亞美尼亞高原,再往東便是伊朗高原了。西亞峽谷、安納托利亞高原與伊朗高原,共同構成一個一種回旋鏢地勢,對兩河流域形成了一個半包圍結構。作為兩河文明的鄰近地帶,西北方安納托利亞高原上的赫梯帝國、北部亞美尼亞高原南側山麓的亞述帝國相繼崛起,其東側的伊朗高原卻始終未出現文明的跡象,這一方面源于伊朗高原與北方古印歐族群鄰近,經常遭受游牧部落侵襲,另一方面則是因為扎格羅斯山脈(兩河流域和伊朗高原的地理分界線)阻礙了海洋季風,從導致伊朗高原內部降水不足以維持長期農耕社會,只能形成游牧與粗放型農耕相結合的運作方式。
      在西亞三國爭霸的晚期,邁錫尼率領的希臘城邦聯盟也贏得了對特洛伊人的勝利,此時位于小亞細亞低矮山地中的安納托利亞人中間誕生了一股強大的勢力,它便是呂底亞。呂底亞之所以能夠崛起,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傾向于海洋貿易的邁錫尼人對小亞細亞沿海平原以東的內陸地區并不感興趣。而當呂底亞崛起之后,同樣沒有試圖改變這些希臘人的生活方式,畢竟繼續讓這些希臘人經營海洋貿易,并讓他們以稅收、納貢的方式上繳利潤,對呂底亞人更為有利。呂底亞人的崛起意味著陸權崛起開始對希臘人構成威脅(依托于小亞細亞半島的呂底亞人顯然比希臘半島北部的多利安人更為強大),然而更大的威脅來自于西亞腹地。
      隨著赫梯帝國的崩潰和古埃及陷入利比亞人入侵時期,亞述帝國的勢力獲得極大膨脹,并迅速成為整個兩河流域的霸主。它向西北沿著安納托利亞高原南側的地中海沿岸平原進入小亞細亞半島,并征服了赫梯的殘存地盤。不僅如此,位于亞美尼亞高原上的烏拉爾圖王國也已經成為亞述帝國的附庸,甚至就連古埃及也曾一度被納入亞述的版圖。不過過分依托于武力和軍事征服建立起來的龐大帝國,注定其帝國大廈的根基不穩,殘暴而僵化的鎮壓政策更引發了各地的強烈反彈。反抗的火種來自兩處,崛起于兩河流域下游的新巴比倫以及伊朗高原西北部的米底人。

沖突前奏:米底與新巴比倫的西進運動

      作為伊朗高原上最先步入文明時代的民族,米底人同樣是從北方中亞地區南遷的古代印歐游牧族群。這種鄰近游牧族群的地理位置,導致米底人(米底王國建立之后,依然經歷了幾次游牧族群遷徙潮)建立了極其強悍的軍事實力。與此同時,以兩河流域文明繼承者自詡的新巴比倫王國憑借富庶的物產和眾多人口也開始抗擊亞述帝國的步伐。雙方最終選擇聯手,共同向西激戰亞述人。
      從伊朗高原西北部出發,米底人向西直接面臨的就是亞美尼亞高原,但該地區是伊朗高原和安納托利亞高原四周諸多山脈的聚集之地,宛若一處山結,海拔高聳、地勢崎嶇。故而米底人如若向西,勢必要繞開此處,轉而沿著亞美尼亞南側山麓的亞述帝國起源地進發,這里也是亞述帝國的權力中樞“尼尼微”(即今日伊拉克城市摩蘇爾)的所在地。最終米底、新巴比倫聯軍于公元前612年左右攻陷尼尼微,繼而米底接手了亞述在小亞細亞和亞美尼亞高原(即附屬國烏拉爾圖)的版圖,而南部平原地區則被新巴比倫占據。
      在米底和新巴比倫殲滅亞述帝國,不斷向西擴張的過程中,之所以米底人沒有對占據新月沃土帶的盟友新巴比倫出手,是因為不論是人口、經濟還是文化,新巴比倫都占據絕對上風。剛剛經歷連番戰事的新巴比倫,其疆土已經擴展至地中海沿岸,風頭正盛,就連具有軍事傳統的米底人也不得不避其鋒芒。于是米底人將勢力沿著亞述人擴展的線路,從安納托利亞高原南側的沿海地區找到了一個介于東南托羅斯山脈與伊斯肯德倫山脈的山口插入小亞細亞腹地,這條路線后來也成為波斯帝國向西擴張的必經之路。

整合西亞:波斯帝國的擴張歷程

      米底人占據了從伊朗高原西北部向西一直延續至小亞細亞西側呂底亞王國邊境的高原地區,但也未必沒有南下統一美索不達米亞平原的打算,然而很快他們就沒有機會了。與米底人同樣是操著古伊朗語的印歐族群波斯人從米底和新巴比倫的后院點燃了燎原之火。波斯人位于伊朗高原的西南部,是正好處于扎格羅斯山脈向波斯灣延伸的海岸附近,對兩河流域下游形成高屋建瓴之勢。不過波斯人最先征伐的目的不是位于兩河流域的新巴比倫,而是同處于伊朗高原上的米底王國。
      相較于米底王國,波斯人有一個很大的優勢,那就是與伊朗高原南部的埃蘭地區鄰近。埃蘭緊靠波斯灣,長期遠離兩河流域和亞美尼亞高原南側山麓地帶,是西亞爭霸的邊緣地點。同時又不存在山脈阻隔,此處低地平原(后世稱之為胡澤斯坦平原)形成了典型的農耕區域??刂瓢@加欣誆ㄋ谷擻滌兄匾牧甘巢?,這對波斯人攻滅米底至關重要。米底王國覆滅之后,西亞地區旋即又陷入了波斯、新巴比倫和呂底亞的三國博弈狀態。其中新巴比倫是典型的兩河農耕文明社會,而呂底亞則是依托于愛琴海貿易的海洋商業文明社會。攻滅呂底亞的計劃并不艱難,畢竟此前亞述人和米底人已經為波斯做了許多鋪墊,真正難啃的骨頭是占據新月沃土帶的新巴比倫。不過在正式攻伐新巴比倫之前,波斯人在手握埃蘭的基礎上又向東北方向占據了中亞阿姆河流域的粗放農耕與游牧混合區域。公元前539年,雙方終于不可避免的爆發了戰爭,最終以波斯獲勝而告終。
      綜上所述,自蘇美爾城邦時代至波斯帝國崛起,古代西亞地區文明經歷了從兩河流域逐步擴散至附近的進程,同時古埃及文明和愛琴海文明也對西亞地區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亞美尼亞高原南側山麓(亞述)、安納托利亞高原(赫梯)、小亞細亞低矮山地(呂底亞)、伊朗高原西北部(米底)以及西南部(波斯)相繼崛起,并最終建立起了世界上第一個橫跨亞非歐三大洲的帝國。